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米虎经验 >

无针头的注射器一出现:打针现场都不搞笑了!

打针现场有什么?

感受到世界恶意的小baby

给小孩点个朱砂痣

充满压迫感的大针头

最近全国新冠疫苗接种已超过8亿剂次,大家想要保证自己的健康,就不得不经历打针这种心理和生理的双重“折磨”……

为什么注射器一定要有这么吓人的针头呢?就不能去掉针头吗?

注射器最初没有针头

“注射器没有针头”,这个想法就很“复古”。这么说是因为,最初的的注射器本来就没有针头,针头是后来才出现的。当然,那时的注射器也不是用来打针的。

“注射器”这个念最早可能来自古代使用的武器——吹箭,就是那种从竹管里吹出的毒箭。

图片来源《启示录》

公元200年左右,古希腊医生盖仑描述了一种简易的活塞式注射器,用于给患者涂抹药膏。

盖仑的雕像,图片来源wikipedia

一位埃及外科医生发明了一种用于灌肠的注射器,用于将液体从肛门灌入肠道。

此外,还有一种注射器,是用于治疗白内障的,这种注射器其实就是一根中空的玻璃管,用于抽吸眼中的白内障。

灌肠用的注射器,图片来源 BBC Scotland News

早期的注射器主要是将药物推进身体本就存在的孔腔,而不是穿透皮肤。

真正具备现代注射器功能的医疗工具,则是英国人克里斯多佛·雷恩(Christopher Wren)的发明。

克里斯多佛·雷恩,天文学家、建筑师,参与过医学实验,发明了注射器,图片来源wikipedia

他用中空的羽毛做注射器,另一边连接动物膀胱以提供压力,给一只狗注射了酒精。

这个“打针”过程略有一些血腥,因为得先切开皮肤,才能往静脉中注入药物……这么看来,现在的打针简直称得上“无创”。

针头的诞

需要先切开皮肤然后才能给药,显然非常不适合临床推广,所以这种注射器并没有受到重视。

当第一个疫苗问世(天花疫苗)时,并不是像我们现在熟悉的那样,用注射器在胳膊上打一针,而是在胳膊上划个切口,从技术上来说,这并不是“注射”。

天花疫苗接种用的并不是注射器,图片来源 BBC Scotland News

显然,医学界迫切需要更高效的给药方法。1844年,爱尔兰外科医生弗朗西斯·莱恩德(Francis Rynd)发明了空心的金属针头(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个皮下注射器),从此以后,注射器就有了针头。

不过,光有针头还不够方便,医生需要了解药物注入身体的剂量,于是新的注射器很快诞生了。

1853年,内科医生亚历山大·伍德(Alexander Wood)给注射器配上了活塞,并用玻璃制作注射器,透明的玻璃方便医生评估药物剂量,给药更加方便了。

伍德版注射器,图片来源 BBC Scotland News

几乎与伍德同时,法国整形外科医生查尔斯·普拉瓦兹 (Charles Pravaz)也做出了另一个版本的注射器,与现代注射器也很相像。

普拉瓦兹的注射器,图片来源 BBC Scotland News

解决了剂量问题,新的问题又出现了,由于消毒不彻底,重复使用的注射器导致了不少交叉感染的悲剧(当时,消毒后的注射器重复使用是标准做法)。

1956年,新西兰的康克林·默多克生产了一种塑料一次性注射器,装有金属医用针头。

随着人们对疾病传播的担忧,安全性更强的一次性注射器逐渐成为主流,重复使用注射器渐渐退出历史舞台。

针头又消失了

给药精准、创口微小、安全卫生,听上去注射器已经非常完美了,但显然它没能满足所有人的预期,毕竟扎一针是真的疼呀。

对于我们这些偶尔打一两次预防针的人来说或许没什么,但有的人需要常年打针(例如糖尿病患者打胰岛素),这就不是小问题了。

还有一些人,晕针严重,看到针头就头晕心慌,针头的存在对他们来说非常不友好,于是,又有人想让注射器回到无针头状态了。

其中一种是微针贴片,可以简单理解成将一个针头分成100个微小的针头,微针足够小,可以穿透皮肤,但仅仅处于皮肤表层,可以避免刺激神经,几乎不会产生痛感。

微针贴片包含100个微针阵列,长度仅650um,图片来源 researchgate

如果说微针贴片还不能算真的无针头,那射流注射就让注射器真正告别了针头。

图片来源丁香园

其原理是通过压力射流原理,让高压液体流(可以理解成是“流体针”)穿透皮肤的最外层(角质层),将药物送入皮下。一旦注射停止,皮肤因高压液体流穿刺产生的微孔就会自动闭合。

类似的无针注射器还有不少,例如利用洛伦兹力、冲击波、气体或电泳推动药物通过皮肤进入皮下,这些方法都不必使用针头。

由于没有针头,这类注射器对晕针症患者很有帮助,不过它并不能做到完全无痛,只是将痛感降低了。

从无针到有针再到无针,看来不仅时尚是个圈,医学也是个圈,只不过一圈走完,我们已经到达了完全不同的高度。

大胆期待一下,以后还会出现什么样的注射器?疫苗的注射可以通过无针技术如射流注射(美国曾做过无针注射流感疫苗实验),这样既可以解决针头恐惧症,又可以避免针刺伤的风险。

不过,因成本、局部不良反应等等问题,真正实施起来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。

如果可以用无针的方式打疫苗,你愿意尝试吗?

- THE END -

转载请注明出处:快科技

#生科医学#打针

分享至:

网站首页

返回栏目

相关阅读

鲜如 人生 上空 动物园 炙热 接见 仍在 可能 载人

推荐阅读

今日快讯

阅读排行榜